不随意评判别人,是自我管理的一个战略性习惯

文/Windy Liu

和许久未见的亲朋好友聚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有了一个很大的变化——不再去随意揣测别人,也不会对别人的想法有太多的评头论足。

这跟过去能言善辩、喜欢评判别人的自己,判若两人。

记得曾经受邀加入一个写作小群体,给写作课学员们的文字打分。当我看到有个评委给两篇在我看来相差无几的文章打了两个相差悬殊的分数的时候,我怒了。结果是,我直接点名怒怼那个评委,而且还说他不公平,偏心一个有背景的学员,最后还气冲冲地退出了那个小群体。

那时候,我感觉自己是在行侠仗义,可现在看来,如此大动干戈一点也不值得,因为那些我眼里的所谓事实,只是我脑子里主观的评判,并不代表事实的全部。...

变迁之下的意义追求

文/文昌

一、农村

如往年一样,每次春节过后出门总会下雨,湿漉漉的天气为离别上了冷色调,广袤的农田里,小麦也参差不齐的冒出来头,一片又一片的绿意意味着春天即将来临,它们正享受着春雨的滋润。

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化,庄稼都宠辱不惊的默默成长,那块耕耘了的千百年的土地每天都经历着同样的故事,连田埂上枯黄的野草也年复一年,何其相似?那份安定让人安心,但一想到外面世界日新月异的变化,莫名扬起的焦虑让人无处安放。

在马路边上,独自站在细雨中,背着包,拎着箱子,向来车的方向张望着过路的车辆,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绝大部分汽车是异地牌照,他们为农村短暂的繁荣做了背书。站在风中耐心的等待着随叫随停...

请帮我拿一张草纸

文/咸泡饭

水番先生感冒了。不过此时,他蹲在卫生间的马桶上,拉今天的第一泡臭臭。这两件事并无关联。对了,臭臭,是他大女儿对屎的另一种叫法。

临近春节,寒冷空气从不可知的遥远地方一路南下,来到这里。对于水番先生来说,这意味着今天的屁股特别受罪。马桶套子昨天被水番先生的妻子拆下来洗了,而新的并没有装起来。早晨,水番先生撒尿的时候,就提醒过妻子,让她装上马桶套子。没错,水番先生小便,也是蹲着的。

“这么冷的天,没有套子屁股怎么坐得下去。”水番先生对正在刷牙的妻子说。

妻子并没有理他,因为妻子并不打算立刻装马桶套子,她想等洗过的套子晒干了直接装上去,而不是去橱柜里翻出另外一个套子。在她看...

老婆重要,还是孩子重要?

文/lymon

对于一个成了家有了儿女的男人来说,妻子和孩子构成了自己的家庭,他们都很重要。但如果一定要做比较,我希望那个男人选择他的老婆。

(1)
过年时候,最不缺的就是聚会。兄弟姐妹聚在一起,打牌、聊天、吃饭,热闹哄哄。那么多张嘴凑一块儿,除了说往事,谈未来,也最容易对身边的人评头品足。
这个说你家孩子怎么还不结婚,那个说我家老头管太多。
关于老婆和孩子哪个重要的出处,来自于我爸。
当时他们兄弟几个喝酒,吃到其他人都坐下磕瓜子削水果,还在互相倒酒。
我婶婶起身对伯伯说,你少喝点酒,医生说要节制。他们笑着说大过年的图个高兴,不要管那么多。
喝完酒,借着酒劲,我爸拿着茶杯,一本正经地说起我妈,说...

我们该如何脱离苦海

长文,2万多字,看完必有所收获!

文/王建平

一直以来,我都苦恼于如何用形而上的方式去解释例如“智慧”这种概念。也许人类天生就有试图解释万物的喜好,以为解释透了就能掌握领悟。所以,但凡碰到不懂的概念,总喜欢尝试着用逻辑推理归纳总结的方式去解析它,力争条理清楚,层次分明,以期通过解释扩张人类已知的知识(文明)领域。

偏偏有些概念的产生并不基于逻辑,智慧即在其列。当然,也有勉为其难的解释,譬如百度百科当中的那句:它是生物所具有的基于神经器官(物质基础)一种高级的综合能力,是由智力体系、知识体系……观念与思想体系、审美与评价体系等多个子系统构成的复杂系统。但我们显然不能通过这些似是...

语不惊人死不休(223)无常是概率,不是因果。

生活:

    松鼠每年都会不小心种上百棵树,因为它们把坚果埋地里藏起来,然后就忘记放哪了。

    和人交往的时候,有一点非常重要:对方能否听懂你的笑话。听得懂,意味着彼此沟通将会是有效的,而且是高效的;听不懂,大家以后还是尽量少打交道为妙,免得比马拉松还累,简直就是耗神;听不懂还要反驳、呛声、抬杠的话,赶紧第一时间拉黑,否则按倒在地用拖鞋踩脸还是挺费劲的。——和菜头

    无论多么美好的体验都会成为过去,无论多么深切的悲哀也会落在昨天,一如时光的流逝毫不留情。生命就像是一个疗伤的过程,我们受伤,痊愈,再受伤,再痊愈。每一次的痊愈好像都是为了迎接下一次的受伤。或许总要彻彻底底的绝望一次,才能...

什么是真正的知识

文/王田

当下社会,科技高度发达,人类认识能力和认识水平大幅提升。但是随着知识量的增加,以及社会财富的增长,人们的幸福感却没有随之而改观。短暂的满足之后,随之而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令人焦虑不安、痛苦无奈等等。这是为什么?

人们常说:知识改变命运。一般认为,功成名就,升官发财,出人头地等,就是改变了命运。大家是否想过这样一个事实:每个领域都有很多研究者,真正有成者,却是极少数。就是这些极少数,生存状况也不容乐观。压力、烦恼、早亡、自杀、移民等等,说明当下的知识存在缺陷,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命运。

对于知识,并不是多多益善,而是要有高度和深度。真正的知识,应该是系统、透彻、揭示本质的认知...

特别远,非常近

文/德鲁伊

关于秃顶这件事,我的解决方案是光头,朋友们开玩笑说,以油腻中年标配之一的“秃顶”论,我大约三十多就“油腻”的有形有款了。

或许是遗传的原因,我是对秃顶这事一点都不焦虑,甚至开玩笑说:是因为我一直在奔跑,跑赢了时光,也就把头发甩在了脑后。

其实斟酌起来岁月无情、岁数见长,倒不是掰着指头算岁数。我一直觉得验证一个人老了,无非是自己已经停止成长,或是基本拿着三观说事,接受不了什么新的思维和状态。虽有些矫情,但想想生活里基本如此。这样的“老”,与年岁倒是关系不大。

延及自身,能让我警觉时光的,该是丁丁的成长吧。如今,他个子已经超越我了。依稀记得,夏天的时候我搭着他的肩膀,顺手...

命运会把我们带到更高更广的地方

文/立夏

现在的新年过得很没意思,感觉没什么年味儿,回家四天我们就急急忙忙地往回赶。

记忆中小时候的新年也算不上真正的快乐,只是放了寒假,然后日子有个盼头,知道过几天要过年,会有很多事儿可以消磨时间。

记得有一年大年三十,老妈早早起来切好了菜摆好了盘,老爸拿出买的水果罐头,我觉得新鲜,舀一勺罐头吃,老爸开心得说哎呀都馋成这样啊!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那种慈爱让我记忆犹新,却倍感疏离。

时至今日,每次回家都愈感生疏。有了自己的小家,过惯了两个人的生活,曾经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慢慢却成了不习惯的地方了。

也许是我年纪还不算太大,所以并不怀念过去,也不感慨现在。这是生活继续的必然结局,没得...

带着症状去生活

文/风墟

焦虑症有时候会令人手抖出汗,心跳加速。

有天我心跳又很快的时候忽然产生了这样一种设想: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有焦虑症,焦虑时的颤抖和恐惧是每个人都会时常体验到的,那会怎样呢?

如果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会在40岁的时候得癌症,那么到了那个时候,癌症也就不再是“癌症”,它会是一项正常的、被我们所有人理所当然都会接受的客观问题。

对于40岁即将得癌症前的准备,得了癌症之后的治疗流程,如何带着癌症继续更好的生活,这些会是社会化的、习惯化的我们每个人都会去接受的一项生活任务——就像女性每个月都要处理生理期的麻烦,盲人在没有光明的情况下自如生活,养孩子那么多事还要生。

作为男性我一直觉得,...

© 左岸读书 | Powered by LOFTER